-共享单车谁还在骑「共享单车谁还在骑」

共享单车谁还在骑「共享单车谁还在骑」

来源:商丘日报-商丘网

香格里拉小区站点的共享单车

商丘师院文化路校区对面,曾经被共享单车占据的路面如今换成了共享电单车

曾几何时,共享单车在商丘街头攻城略地,抢占市场。时过境迁,特别是随着共享电单车的风起云涌,共享单车越来越少。

近日,记者走在市区街头,除了偶尔能看到一辆哈啰单车外,也就只有有桩的永安行公共自行车。哈啰单车不仅少之又少,偶尔见到一辆可能还是损坏的。永安行公共自行车掉链子、车桩没电、二维码残破缺失的情况更是普遍,曾经风生水起的共享单车难道要在商丘市区没落了吗?

曾经布满街头的 共享单车哪去了

除了有桩的共享单车外,2017年和2018年,无桩的共享单车——哈啰单车和青桔单车先后进入商丘市区,投放了超过4万辆共享单车。

大家度过了一段短暂的新鲜感后,共享单车带来的乱停乱放问题逐渐凸显。2019年8月28日,《商丘日报》报道:为进一步解决共享单车乱停乱放问题,2019年8月27日下午,市创卫办等集中约谈哈啰、青桔两家共享单车商丘区域负责人。市创卫办在约谈中说,近期共享单车企业管理力度下滑,造成单车乱停乱放问题突出,对市民出行、市容市貌造成不良影响。

两年多过去了,现在市区的大街小巷,一眼望去好像找不到共享单车了,满眼都是共享电单车。作为一名哈啰单车的持卡用户,几天前记者从市中心广场沿凯旋路、团结路、长征路、八一路、平原路步行走了近3公里的路程,想找一辆哈啰单车骑行,结果中途只看到两辆哈啰单车,一辆破损、一辆太脏,都无法使用。第二天,记者沿文化路步行数百米,其中还路过以前哈啰单车泛滥成灾的商丘师院文化路校区门前,结果只看到一辆勉强能骑的哈啰单车。

通过哈啰出行App,记者向其人工客服反映了该问题。人工客服问了具体位置后,称将尽快安排运维人员核实处理。几天后,情况没有任何好转,记者再次联系了其人工客服。对方又称商丘市车辆较少的原因是公司正在进行回收保养,具体什么时候能完成保养继续投放市场,没有明确答复。因为哈啰出行客服中心首先采取机器人回复,记者几次联系客服人员,每次都要把问题重说一遍,让人烦不胜烦。

布局商丘市区的无桩共享单车除了哈啰单车外,还有酷骑单车和青桔单车。酷骑单车2016年成立,2017年就因资金问题停止在商丘运营。青桔单车曾在市区投放1.5万辆共享单车,但现在市区已经看不到它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青桔电单车。那么,想达到健身又环保的目的,只能骑有桩的永安行公共自行车了。

永安行公共自行车在全市有多个站点,而且骑行前一个小时免费,不要押金,只要手机扫码就行,曾经颇受市民欢迎。而最近,在大街上几乎看不到有人骑了,这是为什么?昨日上午,记者在文化路两侧连续走访了5个永安行公共自行车站点,发现了一个问题。

在文化路北侧香格里拉小区站点,近20个车桩,只有4辆自行车,其中3辆链条掉落、一辆因缺失二维码无法扫码骑车。记者看到,该站点超过一半的车桩上二维码缺失,无法扫码骑车。在文化路小学站点,20个车桩上有5辆自行车,其中一辆被一位女士刚刚扫码骑走。另外4辆,有3辆因缺失二维码无法扫码骑车;另一辆扫码后,车辆前轮不转,无法骑行。往东距其不远的商丘师院站点,因车桩没电,车辆无法借用和归还。再往东,卫生营站点有11辆自行车,其余都是空桩,但11辆自行车全部因为二维码残缺无法扫码用车。再往东就是文化路与金银路交叉口西南角的站点,因没电和商丘师院站点一样,所有车桩无法借车和归还。

记者看到,这5个站点都存在严重的二维码缺失和车辆破损情况,急需维护。记者还注意到,永安行App上显示的这5个站点的“可借车辆”和“空桩数量”与实际情况并不一样。

记者通过永安行App与其客服人员取得联系,反映了相关问题后,对方提供了一个电话,让与该公司商丘本地工作人员联系。永安行商丘运营维护人员接通电话说,目前永安行共享单车正在移交给商丘市城管局,她也知道有很多站点停电和二维码缺失的问题,因为外边没有工作人员,这些问题可能暂时解决不了。如果想骑自行车,可以选还能用的先用着,具体什么时候能移交结束,要看领导的安排。

有桩单车将 移交给城管部门运营

哈啰单车是商丘目前唯一的无桩共享单车,在商丘市区大概还有3000辆。2017年9月,哈啰单车开始在商丘布局。市城管局监察支队副支队长刘学军说,哈啰单车进入商丘已经四五年时间了,城管部门要求哈啰单车商丘运营部门更换损坏的车辆,但他们称经向总部申请,现在没有单车可以更换。撤走了损坏的单车后,市区的哈啰单车由以前的两三万辆减少到了现在的3000多辆。

据了解,受几方面影响,哈啰单车在商丘市区的运营情况,有时一天只有100多单,骑行人数太少,经营难以为继,有撤出商丘市区的可能。近日,网上流传颇广的《为什么共享单车跑不出巨头》一文中,显示哈啰单车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税前利润分别为-22.17亿元、-15.14亿元和-11.43亿元,尽管有所收窄,但共享二轮车(单车和电单车)的毛利率2019年和2020年几乎持平,没有改善。

永安行公共自行车是最先进入商丘市区的共享单车,也是市区内唯一的有桩共享单车。2015年12月,它由市城管局实施建设,2016年的一期工程设置公共自行车站点50个,2017年又设立了80个站点,共投放2600辆公共自行车,全面延伸到市区的各个街道。这些单车由政府投资,交由永安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运营。刘学军称,目前双方合同已经到期,这些共享单车的运营正在向市城管局移交。交接后,市城管局将对受损的车桩和单车进行维修,还要重新规划站点,把郊区骑行较少的站点迁到市区人口较多的地方。移交工作不久就要完成。

据了解,商丘市区街头上目前有4家共享电单车正在运营,分别是美团、青桔、哈啰和小遛。刘学军说,市区共享电单车的总量有4万多辆,美团和青桔占比多一点,分别有1万多辆,哈啰有4000多辆,小遛有2000多辆。具体下一步如何控制总量,他们已经做过调查,向上级部门做了汇报。

记者手记

自从2016年共享单车进入商丘,因其便捷和实惠,我就成了它的忠实用户,把它当成了上下班的主要交通工具。5年多来,因搁置太久,家中的两辆自行车已不知所终,一辆两轮电动车当废品卖掉了。

在共享单车进入商丘市区之前,我上班经过的三四公里长的这段文化路上,至少有7个自行车维修点,摊主都是中老年人。我每次路过大都看到他们正在忙着修车——自行车或电动自行车,排队的情况也不少见,看来生意相当不错。因为平时修车的缘故,我和小区附近一个修车摊点的老师傅比较熟识,聊天中得知他和老伴带着两个孙子生活,儿子离婚后外出打工很少回家,修车是老两口重要的收入来源。

共享单车来了,看来和我一样的人不少,逼得自行车销售都成了小众市场,何况维修呢?

一路上7个自行车维修点现在剩两三个,还有一个经常不出摊。每次路过,我看到这两个摊点的修车师傅,忙碌的时间比之前清闲的时间还少。为了配合“两城”联创,我们小区附近的修车师傅更换了几次地点,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大概是生意太少,不愿再出摊了吧。只是偶尔还能碰到他牵着一只小狗,看到垃圾桶里有纸箱等可卖的废品收集起来带走。

现在的情况,对于我这种用惯了共享单车的人来说多少有点尴尬。因为经常走两三里路也找不到一辆能用的哈啰单车,我把还剩两个月的哈啰单车季度卡退了,改骑有桩的共享单车,但又非常不靠谱。骑共享电单车,价格高,不划算。难道非要回到从前,再买一辆?难道风口过后,真是一地鸡毛?

希望有桩共享单车能够早日恢复正常运营,毕竟是政府投资的民生项目,比资本运作靠谱。

本文来自【商丘日报-商丘网】,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我使用永安行公共自行车把车弄丢了,我用的是支付宝芝麻信用认证的,没有交押金,如果不赔有什么影响吗

如果是因为自己忘记锁车导致的丢失,你要赔偿一个自行车的。如果锁车了,却丢失了,则你没有任何责任。

骑永安行共享单车刹车太紧摔倒怎么赔

是需要提供共享单车问题证明的。1,除非你可以证明共享单车公司提供你的单车有质量隐患造成你的伤害,如果没有的话,只能是你自己去看病了。2,因使用者操作不当造成自身意外伤害应由使用者自己承担责任,但平台商也可能会因没有尽到合理的管理义务而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这个需要你和平台进行沟通。3,看一下您这个有没有保险如果有,可以走保险理赔。